浴火重生的军人企业家
来源: 发布日期: 2012-03-29

浴火重生的军人企业家

 

他原本有一张英俊的面容,为了抢救战友,他被烈火烧得面目全非;他原本可以安居家中不再抛头露面,为了拯救一个涉临倒闭和村办厂,他用失去双手的残臂打造出一片新的天地;他原本算得上尽心竭力事业有成,为了更多的战士复员后能自主创业,他建起了军地两用人才培训实用基地。    

他,就是一等伤残军人刘润生,扬州润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残疾人创业者。

部队的磨砺给了我力量,让我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1962年,刚满18岁的刘润生刚从扬州工业学校(现扬州大学工学院)内燃机专业毕业,怀着一颗报国之心参军到了黄海之滨。从此他的一生就与军队、军人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刘润生到部队以后,由于有文化、肯吃苦,很受领导的器重。第二年被选送到南京军区汽车修理学校进修,回来后被分配到部队后勤分队汽车修理所工作。由于工作努力,成绩显著,31岁就被任命为汽车修理所所长。

   1975年,“上面”定下任务,要求汽修所为“反登陆演习”试制火箭筒。由于一个新战士操作不慎,弹药意外爆炸,引发了满车间大火。刘润生正在附近停车场修车,听到爆炸声后立即冲到出事现场,关闸断电,组织灭火和抢救战友。他冲进火海,一次次把受伤昏迷的战友往外背,最后自己却倒在了火海中。战友被送进医院病房,他被送到医院太平间门口。部队一位首长清点伤员后一遍遍喊着“小刘”、“小刘”,找到太平间门口,发现他还有一口气。

   刘润生全身30%一级深三度烧伤,面部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右手从腕部全部截除,左手五指截除,在无菌病房里躺子大半年才逃脱了死神的纠缠。

   上级没有给任何救火人员请功,因为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而且这是一次重大事故;刘润生主动向领导交了检讨,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刘润生善良美丽的妻子为他哭得一只眼睛失明,刘润生却坚强地站了起来,他是一个军人,他有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烧伤治疗刚结束,刘润生开始了恢复功能的训练。基本生活能自理后,他又开始用双臂代手骑自行车、开汽车。可是没有手掌的双臂要扶车笼头,要控制方向盘并非易事,经常破皮露骨,刘润生只是悄悄带上一口袋橡皮膏,哪儿破了就在上面贴一块,一层不行就再加一层。夏天温度高常常发炎,冬天血脉不畅容易发麻,但刘润生挺了下来。他说,壮士能断腕,断腕也是壮士。脸被烧焦了,我五官功能还是好的,双手没有了,四肢还有用。能开车、能修车,我就还可以在修理所干些事,不能让部队总养着我。就这样,他在部队又干了10年。

  “部队培养了我坚强的性格,成就了我的创业梦。”

   1984年,部队安排刘润生复员,并把他安置到风景如画的扬州市。他舍不得营房,舍不得战友,他忍不住掉了眼泪。部队一些老首长想到20多年前来的是一个英俊青年,现在离开部队却是一个满身创伤的残疾人,心中也不禁充满了酸楚和担心。他到地方上能像在部队一样受到照顾吗?他今后的生活能幸福、快乐吗?

   带着部队首长和战友的担忧和挂念,刘润生来到了扬州市干休所,过上了外人来看起来非常清闲的日子。但对于刘润生来说,这种享福简直是受罪,但这时一个偶然得到的消息却改变了他今后的人生轨迹。刘润生妻子因为眼疾常到距家较近的维扬区城北乡卜杨村医务室挂水。村负责人听她说刘润生在部队当过汽车修理所所长,就三顾茅庐,请刘润生出来拯救村里濒临倒闭的汽车修理厂。这正中了刘润生的下怀。在家憋了一年,不干事让他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因此,他不顾妻子儿女的竭力阻拦,坚持要为地方企业做点事。

   卜杨村汽修厂是1978年办起来的,一开始红红火火,之后便每况愈下,到1985年已换了4任厂长,总是村里失望、工人绝望。刘润生到任时修理厂的情景是:三间半临时搭建的修理间,一部老掉牙的台钳,10多个基本没有专业技术的工人,厂里不但工人工资发不出,买配件、机油的钱没有,还有几千元的欠债单……一个管理过100多人的部队修理所的所长、到这儿当个又破又穷的小作坊厂长,刘润生有过犹豫,不过他强烈的工作欲望还是占了上风。

   小厂没有行业资格证书,刘润生不厌其烦地跑车管所,车管所的工作人员硬是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答应给他一段时间的"试运营期"。厂里没有流动资金,刘润生把自己的伤残保证金和工资积蓄3万多元垫上;工人技术水平低,他在车间一边传授修车技术,一边带着大家干。厂里接了第一笔车辆大修的业务,刘润生和工人像过年一样高兴,领着工人起早贪黑,不分昼夜,想提早交货,给客户一个好的印象。这次修理让他吃足了苦头。清洗汽车零部件,他的一双残肢整天泡在汽油里,时间长了全是裂口,油污的刺激让他感到钻心的疼痛。搬运部件有的小青年怕苦嫌累,他一人能捧起几十公斤的大车轮套到车轴上。工人被折服了,客户也被深深感动。经过客户的义务宣传,汽车修理厂的业务不断增长,小厂的牌子也渐渐打响了。

   2000年春节,有位客户车子在淮安抛了锚,无奈中给刘润生打来电话求救。按理说淮安也有维修站,刘润生可以不管,但他想到春节期间可能不少修理厂工人放假,二话没说,驱车200多公里赶到目的地。夜幕降临,天上还下着雪,刘润生趴在冰冷的路面上,就着手电的光亮。一干就是3个多小时。晚上11点多钟故障排除了,刘润生僵硬的身体被工人好容易才从车下拖出来。车主感动得说:“要不是刘厂长赶来,我就要在冰天雪地里过夜了。”

   在刘润生的带领下,小厂走出了困境,1999年改制以后发展更是驶上了快车道,很快发展成为固定资产800多万元、年产值5000多万元,兼营代销、维修、出租等多种汽车业务的企业。对村里的经济发展也起到了不小作用。工人工资可以拿到800元左右时,刘润生却只拿每天3元的误餐补助。这还是村里硬性规定要他拿的。刘润生总说:“我有固定工资,够用就行,企业要发展,积累得越多才越好。”

   刘润生工作再忙,时问再紧,他的军旅生活习惯未改,每天凌晨起床,他先绕着晨雾笼罩的瘦西湖跑一圈,吃了早饭就精神饱满地进厂上班。

  “我始终是个军人,我对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

   刘润生虽然早已脱下了军装,但他那解不开的浓浓军队情结始终莹绕在心。他给修理厂招工确定了优先录用退伍军人、军烈属子女和下岗军嫂的原则。汽修厂现有40多名员工中,优扶对象就有11人。他先后出资20余万元,送职工到外地参加技术培训,首先考虑的是缺乏技术的优抚对象。他还一次性拿出10万多元,为11名优抚对象办理了养老保险。

   汽修厂附近部队、干休所比较多,军车修理经常找到刘润生,刘润生对部队许下了优待承诺:部队军车进厂维修,免收检查、保养、修理费;部队购买车辆,同等条件下,比社会优惠10%。这些年来仅这一项就为部队减免各类费用达22万多元。

   关心部队,除了汽车修理、销售业务不算,刘润生还有送出去的战略。他主动与附近的邗沟消防中队、武警机动中队开展军民共建活动,活动经费总是由他慷慨解囊。每到“八一”、春节,不管工作多忙,刘润生总要放下手中的事,到营地慰问部队官兵,送上慰问品,和他们叙家常。一些战士流露的当几年兵无一技之长,回家以后很可能找不到工作的思想,让刘润生晚上睡不着觉了。他同时联想到一些部队驾驶员只会开车不会修理的现状,就主动联系武警中队、消防中队和附近干休所,利用节假日为那些即将退休的士兵传授汽车维修技术。1996年,他的企业作为扬州市首家军地两用人才培训实用基地正式挂牌,刘润生为了上好理论课,专门买了几十本教学参考书,他还自制一些教具,联系实际,传授汽车修理技术。车间里常常穿绿军装的人过半,刘润生不厌其烦,又象在部队修理所当所长一样精神。刘润生算过一笔帐,这些年花在战士技术培训方面的费用约有40万元,而数百名战士从他这里学到了汽车维修技术,他们复员时心里踏实多了。很多人因为有技术顺利找到了工作,其中还有人闯出了自己的新天地。原武警中队安徽籍战士马俊才,退伍后在江都新区办起了汽修厂,年收入近50万元,不久衣锦还乡,回安徽老家把企业做得更大。但是他总忘不了刘厂长,逢年过节都会打电话问候刘厂长,邀请刘厂长到他的厂去做客。

   熟悉刘润生的人都知道,他为部队、为战士花钱从来都是出手很大方,可他自己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还经常对子女进行艰苦奋斗精神教育,尽管他可以操作手机,但至今未配一部,他说我除了在厂里就是在家里,都有电话,通讯很方便,没有必要赶这个时髦,花无所谓的冤枉钱,把这笔钱留在企业的发展上,意义会更大。

   2002年,刘润生被授予扬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十佳新人”光荣称号;2003年,他被维扬区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04年,他被评为全省残疾人自主创业“十佳新人”,并被授予省双拥工作先进个人。

到目前为止,究竟结对帮扶过多少人,他已记不清了。刘润生用力地挥挥“手”,说:“我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钱对我不是最重要的,我要为社会多做点事,证明我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